煤炭铁路运输保障能力持续提升

时间:2022-04-28 10:57   来源:中国能源报   作者:无   点击:
  近日,随着新的列车运行图开始实行,浩吉铁路陕西靖边东站至湖北襄州北站间增开4趟万吨煤炭列车。据悉,调图后,浩吉铁路襄州北站日均煤炭发运量由先前的18万吨增至22万吨,在进一步提高北煤南运重载铁路大通道运输能力的同时,也为湖北等周边城市电厂、企业生产提供了更为充足的煤炭。此外,根据新的列车运行图,瓦日铁路至京沪普速铁路将增开煤炭列车4列;为提升疆煤外运能力,将利用敦煌线增加新疆经敦煌线、兰青线货物列车14列。
  我国煤炭资源区域分布不均,北多南少,西多东少,煤炭形成了“北煤南运、西煤东调”的格局,运输环节成为影响煤炭供需的关键因素。目前我国煤炭运输方式,主要以铁路为主,且运输占比逐年提升。中国煤炭协会发布的《2021年煤炭行业发展年度报告》显示,2021年全国铁路累计发运煤炭25.8亿吨,占全国煤炭产量的62.46%。  
  业内分析人士指出,随着煤炭生产重心加快向晋陕蒙新等地区集中,进一步释放铁路运输潜力,将为稳定煤炭供应提供可靠保障。
  保障煤炭稳定供应
  据了解,铁路煤运货源地主要集中在晋陕蒙交界的“三西”地区,该地区原煤产量占全国的72%,未来煤炭产量仍将继续向上述地区倾斜,瓦日铁路和浩吉铁路作为煤炭富集地区的铁路煤运大通道,是保障其煤炭外运的关键。
  4月20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,要发挥煤炭的主体能源作用。通力合作优化煤炭企业生产、项目建设等核准审批政策,落实地方稳产保供责任,充分释放先进产能。通过核增产能、扩产、新投产等,今年新增煤炭产能3亿吨。
  “今年以来煤炭增产保供政策持续推进,煤炭产能将逐步回升至高位水平;在需求方面,4月以来各地疫情逐渐得到控制,终端用煤需求有所提升,加之南方地区‘迎峰度夏’的用煤用电旺季临近,企业补库需求有所增强。”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教授孙传旺表示,此次煤炭铁路运输扩容对于促进煤炭供需平衡、增强煤炭保供稳价具有积极意义,既有助于加速西部地区的煤炭资源开发与先进、优质的煤炭产能释放,又有利于缓解中东部地区的用煤压力,保障煤炭安全稳定供应,推动区域经济协调发展。
  弥补铁路运输短板
  需要注意的是,铁路主干运输线基础设施存在短板,近几年铁路专用线建设有所加快,但与预期相比仍有不小差距。
  国家发改委公布的调查数据显示,山西省196家年货运量150万吨以上工矿企业,铁路专用线接入比例为69%;陕西省95家年货运量150万吨以上工矿企业,有铁路专用线的56家,接入比例仅为59%;此外,陕北能源化工基地煤炭外运通道——冯红铁路虽已开工多年,但受多种因素制约仍难以顺利推进。
  同时,铁路煤运大通道优质运能尚未完全发挥。“数据显示,瓦日铁路设计运力1.7亿吨/年,2019年运量6439万吨,其中煤炭5994万吨,运能利用率37.9%;浩吉铁路设计运力2亿吨/年,2020年货运量约2800万吨,利用率不足15%。”中国能源研究会高级研究员牛克洪指出,以榆林为例,铁路占榆林市煤炭外运的比例长期仅保持在35%左右。由于专用线接入率不高,路矿、路厂直通少,“前后一公里”两次车辆倒短现象普遍,既抬高运输物流成本,又增加能耗和碳排放,破坏生态环境。
  在此背景下,受访专家均表示,增开浩吉铁路、瓦日铁路等多个煤炭运输干线将有利于弥补铁路运输短板,提高煤炭铁路运输占比。
  提高安全性和装卸效率
  上述专家强调,为进一步优化煤炭铁路运输能力,确保万吨煤炭列车开行安全,需制定周密的作业方法、重视智能化建设,持续提高煤炭运输的安全性和装卸效率,确保列车“快到、快解、快开”。
  牛克洪认为,首先应完善铁路运输各项基础设施建设,包括完善主干铁路线和铁路支线、站,完善先进信息技术深度融合,使设施、设备“硬件”真正硬起来、强起来、活起来,以支撑铁路运输的安全高效运营。
  此外,完善铁路线网中各主体互联互通机制也尤为关键。在牛克洪看来,近年来,随着铁路投资主体多元化,一个铁路线网中往往存在多个投资建设运营主体,要完成“点到点”“门到门”的运输全过程,需要这些主体联合协同。
  孙传旺表示,推进煤炭铁路运输与供需协同可以考虑从三方面着手:一是持续优化煤炭运输干线开行结构,增设煤炭运输通道;二是强化对新建矿区的运输作业管理,及时了解各矿区的煤炭生产运输与装车困难,加强配空、装车、挂运、卸车等环节衔接,促进优质煤炭产能快装快运;三是借助5G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等数字化手段健全煤炭铁路干线的运输调度指挥系统,增强煤炭铁路运输的运输效率和运输安全。
(责任编辑:交易部)